美国印钞,世界买单?中国会终结美元霸权吗?

  同时间,美国的净外债却已经高达13万亿,半年内暴增两万亿,把全球外汇储备填进去都不够。

  这意味着,即便全世界依旧愿意维持美元循环,想养都养不起了,美国只能硬抗超发的恶果,最终还是要一头栽入“特里芬悖论”的旋涡中,面临必然的美元霸权崩溃。

  也许还有很多人认为,即便如此,美国人也能凭借航母、坦克与隐形战机强行收割其他国家。

  但更严峻的现实是,美元超发的恶果早已开始侵蚀自身。

  当年的日本,希望日元可以做世界货币,但在国内严重泡沫化、实体经济脱节中不得不紧急刹车,最后堕入悬崖。

  今天美国的政治撕裂同样是紧急泡沫化后引发的一连串恶果。因为美元霸权真正确立后的四十多年,恰恰是美国国内经济衰落的四十年。

  同样,这四十年,也正是中国经济飞速赶超的四十年。

  这是巧合吗?并不是。

  客观上,美元体系的的确确满足了经济全球化对于国际结算货币的需求,调动了资源,激活了产业链,这是当年国际货币体系成型的初心所在。

  正是在经济全球化的环境下,中国依靠独立自主的政治经济地位与勤劳苦干的人民,获得了充分的竞争优势。

  所以,面对美元的霸权,中国能够取其便利而避其祸端。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998年亚太金融危机,中央政府站在港府背后,以外汇储备做信心支撑,最终打赢了索罗斯为首的国际游资对港币的攻击。

  多年来,面对美国对中国“操控币值”的无理指控,中国既没有像日本那样表面屈服,也没有狂妄到想取而代之,一直努力维持美元海啸之下人民币的相对稳定,最大程度为对中国经济发展创造安定金融的环境。

  追根溯源,货币是用来流通的,所有的金融目的最终是服务生产力发展,而不是炒作泡沫,投机取巧,更不是充当动辄制裁他国的武器。

  美国赢了美元霸权,但国家却陷入过度金融化,输掉了立国根基,沦为了被泡沫撕裂的国家。

  因为在美元大循环中,回流的美元再多也只能到华尔街、到硅谷,全社会经济虚拟化,财富渐渐集聚在极少数人手里,进而控制了美国政治,左右了国家法制规则,负担沉重普通人却要过上产业空心化与金融资本扩张带来的透支型生活。

  结果是,美国亿万富翁越来越多,美国人拥有自家资产的比例逐渐下滑,平均每天以18亿美元的速度流失,40%的家庭拿不出400美元。

  四十年来,美国99%的人群平均收入就一直没有怎么增长

  麻醉底层的,唯有经济学家们“滴涓效应”与政客名嘴们“普世价值”的精致谎言。

  1981年,鼓吹新自由主义的里根上台,逆转了收入越高缴税越多的“累进税制”,给富人提供了优越的制度环境,才有了特朗普这个失败商人一次次破产之后东山再起,一步步入主白宫。

  这冥冥中的注定,现实果然比任何小说家的脑洞要来得更加的奇幻。

  最终,被抛弃的底层右翼白人民众冲了两百年安如泰山的国会大厦,“极左组织”Antifa同样开始焚烧美国国旗,美国当局左右不是人。

  哪里有什么民主的纠偏机制,不过是上层媾和的迷障而已。

  拜登当然知道美元超发不可持续,所以任命的财政部长的耶伦,正是当年因为坚持加息而被特朗普换下的美联储主席。

  

军事头条网 版权所有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